原创

一些生活

有人把穿了一个星期的黑袜子挂在生锈了老掉牙的铁窗上

门外几米

有人把细长的竹杆

架在两面矮矮的土墙上

一只手紧紧抓住墙上的长钉

一只手搭在身上流着泥土尘沙的可怜糟老头的背头

 

 

周末抄起很多装备混时间

晚上回来还要啃很多不亚于于歌德谈话录或者论持久战折磨人的一页页纸

被窝里永远也少不了的方便等下梦回异世神游的小灯筒

 

宿管阿姨踢翻横在楼道中间的热水瓶儿

好远一声清脆的玻璃碎音好像午夜河边女鬼尖历的刺叫

 

 

一些灯火熄掉

把嘴上喋喋不休的废话也同样熄掉

被窝里唱一曲两年来

你说流行也不算流行的歌来

 

窗口那铺兄弟在咒骂

日他妈的又谁在坚持要挑战世界吉尼斯的一个月不洗袜子愣是豁害人民做这些损人损己的事

他妈的就是懒惰成瘾

怎么的啊

 

你是我的兄弟

我们一起混生活

一起挨记考试的耳光

吐一口唾沫

趴在床上好像老师对学者的 < 朝花夕拾 >一样把情书仔细研究

 

 

有一些把香水当作矿泉水用的漂亮女孩们潇洒走过

有兄弟大声叫呼

谁丫的没审美标准没品位评个十大美女原来都是这么XX的骚货

 

一只手却又赶忙从屁股的口袋里掏出纸来

有人说眼神不好吧大哥

 

我们的生活常常如此流淌着

一脚踏进校里 栽进不知谁缺德没素质挖出的浅坑

中午把身上仅剩的二块五毛紧攥栽手里边一边用嘴巴制造着反胃的气泡一边恨不得双手一只可扒饭一只以扒菜

也会有人时不时坐在似乎只要有人用手往墙上轻轻一指就要完全塌掉的厕所前边思考伟大的人生问题

他想这么无聊极了还觉得很开心

不是脑子进水了就是支原体衣原体感染要不就是精神分裂

 

 

晚上的时候语文老师抱着隔壁印刷厂翻印的汉语大辞典

推了推眼镜说

这是精华这是我们伟大民族的美丽的文化葵宝

 

然后他念两句 “之乎”

我们“者也”

 

有人把一本一本破旧泛黄的书本往桌上累起来

有人低头看饶雪漫的有关男孩女孩的爱情小说

有人低头把韩寒的文字读了又读觉得韩寒真是太NB了韩寒真是太有种了原来我也是这么想的

还有人提起笔竿在纸上记下这个月兄弟们长长的流水帐以此怀念

 

窗外日落夕阳余辉满天早已过去

几声蝉鸣蛙叫

这里的灯火原来一直都不是那么明亮

 

哥们儿一直都像许巍唱的

《 在别处 》

 

许多人挤在一条路上

没命的往前面奔跑

终于落下了一些累的吁吁喘气的

他们觉得没有再跑的必要了

于是就坐在路边

看着东边刚刚升起的月牙弯儿

仿佛就看见一扇很大很大的门已经向他们敞开了大口

正文到此结束
本文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