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新海诚] 云之彼端,约定的地方

就算好不容易到了房间,紧闭大门
简直就像身体的骨头刺穿皮肤那样
感到剧烈的疼痛
不知何时
我被这种东西塞满了···
装作在等什么人的样子消磨时间
这样还不行的话
就尽量的在回家的路上慢慢的走
高中里虽然有朋友
在穿着制服之外的时候
怎么也不想在一起
住着3000万以上的人的城市里,想想的话
想要见面的人,想要说话的人,对我来说一个都没有
在这样的日子里,总是梦见佐由理
不停的在一个无人的地方寻找佐由理,结果一直都没有找到
只是佐由理抚过心际的感觉直到醒来还残留在身上
等到发觉的时候已经是到东京的第3个冬天了
就好像在又深又冷的水中一直窒息的样子
那个样子每一天
只有我,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
这样的感觉
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有点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哪里
有时会想起自己是不是来到了错误的地方
现在,觉得佐由理的梦比现实更有现实感
每次都是同样的梦
在一个人都没有的空空如也的宇宙里
只有我一个人的梦
在那个梦里,我的全部
指尖,脸颊,指甲,脚,甚至连发梢都感觉到了强烈的,寂寞的疼痛
三个人在一起的那个充满温暖的世界
那个时候好像是梦里
但是关于那个时候的回忆也许能让我,哪怕是隐约的连接现实
我是这么想的
一直一直在找你
一直有预感
会失去什么的预感
世界本来应该是美丽的
却感到只有我远离了那儿
但是我在那个时候
认为看到了佐由理站在这闪耀的世界的中心一样
啊 是啊
现在最重要的事是什么
好像已经明白了
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就象左手和右手,
即使不再相爱也会选择相守,
因为放弃这么多年的时光需要很大的勇气。
也许生命中会出现你爱的人,但那终归是过客,
你还是会牵着你的左手或者右手一直走下去,
幸福真的和爱情无关。


正文到此结束
本文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