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那些念念不忘的。

我们都会长大。我们都会忘却。

 

(一)我们都会长大的。 PALA,记得你总是说我还没长大,还是那么小,那么小,仿佛永远的一朵既被人羡慕又需别人保护起来的小小的美丽的花。

 

当你这般对我说时,我忽然就很怀念小时候我一直喜欢的北斗星,还有彼得.番的故事,阿童木的漫画。 这些念念不忘,又在不经意间淡出自己记忆之外的东西。我一直努力的,想要让他们在自己无所畏惧长大之时可以依然值得去回忆。

 

我们以为我们终于长大。丢弃了曾经幼稚的外壳。朝着未知的远方前行而往。

 

不再相信童话,还有曾经一手抱起的维尼熊,那么喜爱的小王子。

 

我们期盼得到的变成那么多,那么多。

 

我们希望拥有的原来一直都远远不够。

 

只是即便如此,我们依然还末长大。还是那么小,那么小。仿佛永远的一朵既被人羡慕着又需人保护起来的小小的美丽的花。

 

我们执著孤独又绝望的面孔,一如小时候因为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大哭的时候的样子。如此相像的。

 

可是我们终于知道,我们都会长大。

 

一颗小小的种儿深埋于土壤之中,即使是要等待那么久漫长的日子。

可是终究会从深深的黑暗之中伸出一株美丽且可爱的芽儿。

 

(二)那些失去的,便是得到的。

 

PALA,自己已经忘记了有多少次因失去而变得胆怯了。我总是那么小心。总是想到一些莫名的恐惧感。以为自己病了,并且很严重。

 

这种神经质的感觉从清晨到夜晚,从午夜到凌晨。一直都在。我所期待的,便是忘记他们。连同那些失去的一点一滴。

 

你无法知晓,有很多事,很多东西,只在你自以为拥有的时候失去了。就如这般~~

 

晚上裹着被子听着MP3甜蜜的睡去了。早晨醒来,走到阳台。看见外面地上湿漉漉的。我知道自己又在有雨的夜晚沉睡了又苏醒。

 

我喜欢听许巍的《完美生活》,《在别处》,听他轻轻哼唱,任何歌声都无法与其比拟。 或许我们所想得,和他的歌声一样。象是忘记了什么,又沉溺于其中。

 

如小四所说,我们常失去得便是我们得到的。

 

你在前行之中,朝着未知得黑暗奔往许久。你看见路边得一丝丝风景,于是你感觉到得一丁点儿从远处亮起来得微光。那些,便是你一直梦想得到得。简单而幸福。

 

因为明白如此。我才又觉得自己得恐惧只是因为我得心情而以。

 

这些恐惧总是让自己背道而行。让我沿路途缓缓而行。

 

一路上每一处伫立之地,都有我努力倾听,努力嗅闻,努力怀念很久以前忘记得姿态。

 

那样便是我所庆幸的。

 

(三)我们坚持的,哪怕是幻觉。

 

亲爱得PALA,还记得你离开这儿已经有一个半月了吗?

 

这些日子一天一天的,像是曾经我驻足后街的花园倾听海堂花开的声音,亦觉得美丽,亦觉得落寞。我以为我会如你所说,要好好的,好好的去完成我们未完成的希望。

 

房间的后面,我们一直想念着要开花的石榴树,终在某一个很静谧的夜晚悄悄的,华丽不落一丝遗憾的开出一朵朵灿烂绚丽的花儿。黑夜中的感觉,就像是曾经小时候,看见马戏团的小丑在美丽的夜空中划出一个个惊憾的圆圈,那样滋生出飞翔的快感一样美好。

 

我确信自己已经不再总是被幻觉支配。总是以为我的样子,也是一种,在黑暗中因默念而绘出的轮廓的时候我才会醒过来。

 

我的窗外,没有光,没有风。也没有声音。

 

安妮说过,痛苦是别人给予的耻辱,自己坚持的幻觉。

 

而我的幻觉便是我幻觉着我的痛苦。那么清晰的。

 

我想念安妮笔下的一个个绝望的安静的男人或女人。良生,未央,榛…他们都是为了爱情而死去的。从此便不再相信任何。

 

安妮。原来她和我们一样。一样的孤独的坚持着自己的幻觉。坚持着从小开始文字带给自己一丝丝的快感。即便是到了现在。这种感觉变得那么微弱。连呼吸也需小心翼翼。怕是惊扰了它。

 

只是PALA,我明白的。你也明白的。安妮也明白的。

 

我们所坚持的,哪怕不是现实。是幻觉。

 

也要向别人自以为是的微笑着。然后轻轻转过身。

 

一些花儿早已盛开。我们看见了。而他们却没有。

正文到此结束
本文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