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为了那些独自的日子

(一)在这个世界上我听过最动听的话就是为了梦想。为了未来。

唯一遗憾的是,当我懂的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老去。

只有在自以为很孤独的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开始自以为是地为了梦想在梦中奋斗。

梦中都会浮现的一句“尘随马去,月逐舟行”。关于将军的几句“有气敢任,少言不泻”。第一次清清读出葛巾。砰然心跳的感觉,一如初恋般美好。

那写盖过庸俗烂制的偶像剧和樱红柳绿的言情小说,一点点古老或着后现代的诗词文句就让耳朵出奇的舒服,缭饶回转的,一如年少时,坐在阳台上,顶着凉凉的湿巾,盯着星空的感觉。

所以很多时候,自己觉得其实如果梦见了那些,就很不想再回来了。

这些被心理医生叫做脱离现实的东西,我一直引以为豪。

并且固执的以为着,只要文字所拼凑的那些,自己见过或者末曾见过的辞藻,它的意义已重于小时侯我一直盼望的那座巨大的城市。

实实在在的东西愈叫人觉得不实在。

而那些梦想,未来之类,自己思考,也倒不如那些命运之说。

所以我屈服于它,并且面不改色的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昏昏恶恶地扳着手指头说过了一天就一天的生活着。

他们叫我沉沦,叫我堕落。

所以很多日子,我需要的是独自过活。

 

 

 

 

(二)北斗七星在太微北,枢为天,璇为地,玑为人,权为时,衡为音,开阳为律,摇光为星。

 

 

北斗七星是我最喜欢的意象。即使现在似乎长大了脖子变的那么僵硬了,很少抬起头,望眼星空,就算是象征性的。

小时侯头顶上一些关于美好童话的,小王子还有彼得.幡的图画。我一直再想拥有。得,得,得,我知道又有人说我幼稚了。

自以为童心未泯的扮着可爱至级却还不知道是能吓的死人的笑容。为了找一处想要逃避现实的地方。看着早已老掉牙,烂掉了的卡通片。喜欢维尼熊,米老鼠。整天把自己弄的像只犯困的猴子似的。

算了。这就是我。虽然说的没米袄什那老头般有深度,有哲学味道,有先见之明。

但我承认了。我聊以自慰。

所以我需要的只是独自生活。或者说脱离现实。或者说,逃避。

 

 

(三)春上村树说过:人与人的沟通和理解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句话曾经一度让我长期陷入疑惑中。最后终于悟出了一条足以撼动我家砖头搭的那座厕所的哲理。

依靠自己文字所表达出的东西永远只有自己最懂的。

就好比如那么多人开始疯狂地追逐着偶像剧和韩剧的时候,而我依旧爱的我的维尼。看史帝芬.金的《肖申克的救赎》。看岩井的《情书》。看米兰.昆德拉。看纪伯伦。

这样做似乎让自己把自己归于是爱文字的文学小青年之类的。好象我们总是把自己当作那么高贵,那么特别,与众不同,甚至不为人理解似的。

所以我们卑鄙。

 

 

(四)三年前来到我曾一度疯狂梦想着的学校。然后在酣睡中醒了一年半,醒了又睡了一年半。

我一无所有。除了那些难以启齿的痛处。留下来。

最后离开了。

这一年的7月的第一天,我用一种近乎鄙夷的眼神对着那所学校吐了三口痰。以此纪念我的那飞似而过的三年。然后微微笑道:去你娘的青春。去你娘的XX大学。

如此做的后果直接导致了我被系着学生领带,梳着令人倒胃的中分头的门卫追了快一条街。

那些从身边实实在在的飞似而过的商店和人们让自己难以相信吗便是我的三年。

记忆中微风吹动摇曳着婀娜身姿的柳树儿,还有从西边高高低低,烟雾缭绕的群山之间始终保持着一种以孤傲自得姿态的夕阳。

路上行人依旧,那些模糊了视界中的微光,在身边呼啸而过的噪杂的声音,终在某一天,在世界开始遗忘自己的时候,变得寂廖且落寞的风景和巨大沉默着的遗迹。

我明白如此。

于是开始为那座大房子所释然。

对所有人和事开始抱着一种我佛慈悲,立地成佛的信念。

想的最多的事顾成,他的那句,我必须停止思想。

于是,我亦如此。

 

 

(五)Tiramisu意为带我走。带我走。

我们好像都是无依无靠的孩子。面对被我们自称日他妈的青春不停辗转。在禀烈的风中,穿梭,行走。

我常在别人的书中看到大段明媚着忧伤艳丽的句子;看到那些俗不可耐的故事;一些人死了又死,勇敢一点的可以仰起头,在世人冷的可以杀人的白眼中做着一些有关旅行,有关爱情,有关文字的梦;

我看见别人的青春绽放在原地,没有行走。

而我的青春则弥漫在路上。

 

 

(六)自己只是想告诉自己,告诉有些人,我的宝贝,我是多么还想再来得及去说爱你。我自为为是咬牙切齿地在呆了三年的房子里等待着有朝一日,我可以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信誓旦旦地想与那些人割断联系。

我想在这个世界上希望得到的并不多。几本书,一支笔,一叠纸,一间小小的木房。我梦想得到的,梦想希望的。仅此而已。

我是多么希望有一天,小熊维尼会向我问声好,或者可以常常看得间头顶上的北斗七星。我想我是多么喜爱小王子和彼得.番。

这些三年来一直盼望得到的东西,迟迟不能如愿以常。

然而无论如何,自己曾一度觉得自己连同那些希望都是独一无二的。

 

我想在三年之后,开始让自己证明九年来一直挂在嘴边的那句“我是好孩子”;也让自己觉得自己是对的起那些独自走过的日子;那些总是希望让MyDream Tiramisu的日子。

 

 

(七)然后我们便是如此迅速的匆匆的老去了。

时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焦。

曾经豪言壮语,如今不言不语。

正文到此结束
本文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