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遗失了一只猫(几米)

正在调查一件毫无头绪的失踪案......

现在,

她知道哪家的画眉鸟会在黎明时轻声歌唱,

哪一株木棉树会先绽放出浓艳的花朵,

哪只老流浪狗会循秘密通道潜入花园.....

.现在.....

.她也想要去尝试所有以前不敢做的事情。

沿着地铁轨道缓缓漫步。

爬上天桥护栏表演特技。

坐在五十九层楼高的窗沿看白云翻飞。

潜入封闭断裂的老吊桥疯狂跳舞。

在暴雨来袭的黄昏赶到海堤的顶点观浪。

想象总是可以带着她任意穿越时空。、

和他分手的那天傍晚,她的猫咪不见了。
她在住家附近到处寻找,不停呼喊它的名字,直到天色渐渐变亮。
她疲惫地回到家,倒在沙发上昏昏睡去,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中的怪兽开口说:“你根本就不爱你自己,所以我也不再爱你了。”
它瞪大眼睛望着她,露出神秘的表情,跳进一片绿色的森林,消失无踪。
她从梦中惊醒,亮灿灿的阳光照进屋内,雪白的床单上,留下三枚猫的脚印.....
昨夜的梦还未醒,今夜的梦又来袭,真的假的,她也分不清。
星期天的早晨,有人在歌唱,她醒来又再睡去。
她的猫,就在她半梦半醒中,离家出走了......
她在他的留言电话里留言:“我们的猫......”
然后她就忍不住哭了。
她的头发开始分叉,
浴室开始漏水,
钥匙突然不见了。
没人爱她,她也不爱她自己。
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感到沮丧,世界仿佛铺上了一层灰,初夏的清晨,转眼变成严冬的黄昏。
她一定是哪里做错了,不该在他最疲惫的时候,连声追问他爱不爱她。
不该在清晨说抱歉,黄昏时又犯错......
夜半醒来,她克制不住地低声哀号,
猫咪一定是被她吓坏了,才会离家出走。
她紧握着方向盘在车海中流浪,却不知该开往何方?
她思念她的猫,也思念他,泪静静淌下。
她一路哭到加油站,
加油的小弟笑笑说:“别难过了,油箱加满后,就可以开车到山上看星星了。”
她想逃离这个城市,却无处可去。
一个人怎么可能一生只做同样一件事,
在同一间房间,
睡同一张床,
看同样的街景。
度过同样的春夏秋冬。
怎么可能只对一个主人忠心,痴恋同一个人......
她不断地逃走,却又不断地感到厌烦......
没有猫咪可以拥抱,什么都提不起劲来.....
.她懒得起窗梳洗,
懒得张罗餐点,
懒得化装修眉,
懒得出门。
懒得跟朋友联络,
懒得讲话,
懒得下判断做决定,
懒得想到未来甚至明天。
懒得怨懒得爱,
懒得去面对这世界。
一切都来不及了,
来不及刷牙洗脸,
来不及吃早餐,
来不及问猫咪,
为何离开她。
忘记缴税单,
忘记提款卡的密码,
忘记妈妈的生日。
玫瑰即将枯萎,
垃圾开始发臭。
妈妈在电话留言里温柔地问,
“这个礼拜天要回家吃饭吗?”
她想将不爱的东西从窗口丢弃。
枯萎的花,过期的维他命,过时的戒指,变色的友谊,失宠的回忆,模糊的爱情......
还有她自己。
她无端地感到害怕,
害怕在睡梦中世界突然崩塌,
害怕醒来时牙齿全部掉光,
害怕车子在高速公路上无故起火,
害怕她爱的人从来没有爱过她,
害怕青春消逝,一事无成地老去。
害怕医生说,没错没错,
你真的患有严重的恐慌症。
而她最害怕的是,她的猫咪永远找不回来了......
他们说,别怕别怕,
天使正在对你微笑。
但她为什么看不见呢?
她若是贪婪,嫉妒,猜疑,
天使真的能够谅解吗?
她若是心虚,寂寞,恐慌,
天使真的会感到同情吗?
她在严寒的城市中,找寻天使的温柔。
她拿出猫咪的相片,
制作寻猫的海报。
她将海报贴在巷口的早餐店里,
贴在小学校门旁的树上,
贴在路边的电线杆上,
贴在兽医院的墙上,
贴在宠物店的玻璃橱窗外,
贴在社区的布告栏......
她还偷偷在他的信箱里塞了一张。
她走向熟悉的街道,
在他们过去约会的第三根路灯下等他,
怔怔望着不断穿越马路的人群,
直到夜幕落下。
她买了一瓶清酒,
穿过杜鹃盛开的公园,
在月下独酌。
一只黄猫躲在墙角,
防备地望着她。
这不是她的猫,
她的猫咪早已习惯她的悲伤。
她想象自己出门远游,
却不幸遇到了大风雪。
想象自己迷了路,
地图却被狂风吹上天空。
想象一个甜蜜的梦境,
但梦里的郁金香却全都枯萎了。
想象猫咪回家了,
但门却打不开。
猫咪不见了,没下雪都觉得冷。
朋友问她要不要再养一只猫,
她坚定地摇摇头。
她就是要找回她失去的猫,
一样的颜色,
一样的斑纹,
一样的灵魂。
朋友问她要不要再认识一位新朋友,
她低头不语......
渐渐地,她习惯放慢脚步,
孤独地在城市里寻找一只猫。
她觉得自己就象是一名落魄的侦探,
正在调查一件毫无头绪的失踪案......
现在,

她知道哪家的画眉鸟会在黎明时轻声歌唱,

哪一株木棉树会先绽放出浓艳的花朵,

哪只老流浪狗会循秘密通道潜入花园.....

.现在.....

.她也想要去尝试所有以前不敢做的事情。

沿着地铁轨道缓缓漫步。

爬上天桥护栏表演特技。

坐在五十九层楼高的窗沿看白云翻飞。

潜入封闭断裂的老吊桥疯狂跳舞。

在暴雨来袭的黄昏赶到海堤的顶点观浪。

想象总是可以带着她任意穿越时空。、她在余震不断的夜晚搭电梯玩游戏;
在车祸的现场捡拾当事人散落的零钱;
在浓烟弥漫的大火中抢救屋主丢弃的老照片;
把手探进笼子去感觉响尾蛇的温度;
突然成为抢匪的人质,开始随着他亡命天涯......
她常常陷在松软的沙发里羡慕她的猫咪,
她的猫咪正在实践她的幻想。
邻居的小男孩告诉她,
看见她的猫在公元池塘边散步。
宠物店的小姐打电话来,
说有客人昨天遇到了一只很会撒娇的蓝点点小猫。
图书馆里的老先生表示,
她的猫咪被一个男孩抱走了......
大雨过后,窗台边那株枯死的玫瑰,
奇迹似的冒出了鲜嫩的新芽。
她想起那件遗忘许久压在衣柜底层的花长裙。
安静的午后,她细心地修改它.....
.星期天早晨,城市仍在昏睡,
太阳一如往昔地早早升起。
她在半梦半醒间,
听到门外响起熟悉的脚步声,
和一声她思念已久的呼唤:喵......
我们常常在遗失了一段感情的同时,
遗失了证明它曾经确实发生过的,
人证、物证,连猫也不能幸免于难..

正文到此结束
本文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