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指尖以下回忆以上

2009年6月9日读MOON的《指尖以下回忆以上》 我知道自己再一次被一个陌生人感动了。 
上海。谈及他喜欢的电影、音乐。
电影都是晦暗的,是那种一点一点烂掉、毁下去的。


 《心动》、《霸王别姬》都是低沉的黑色,暗红颜色,紧紧地把心压在某条紧绷的线之下,勒出了血印。 

 他叹息着《心动》里面的时过境迁,流露出自嘲的语气:不再有眼泪原来是假的。 流泪的时候终于明白,自那个心动开始,明明暗暗,却一直没有离开的,就是爱情吧; 
 
他感慨着《霸王别姬》里面的人生如戏,表现出通透的界地:悠悠的唱腔就那么在古老的城墙根上荡着荡着,临了临了,别了霸王,所有的梦其实就是个水晶球,何必在乎真假呢? 而音乐,多是低回优雅的女声,那些歌如昨年的春草,每一株里面都夹着一束Moon前尘往事的阳光。

当歌声再袭,宛如草至秋末的焚烧,跳映的是少年那赴汤蹈火的誓言,熟悉的尘灰气息一如结伴时的那次野炊……


正文到此结束
本文目录